<label id="wupiq"></label>

      1. 微信二維碼 頂部
        行業發展
        當前位置: 首頁 >> 行業發展 >> 正文
        港航企業迎來減稅“大禮包”
          審核人:

        (航運經貿學院轉自廣州港務局GPA公眾號)

        4月1日起,中國增值稅減稅新政正式落地。其中,交通運輸業10%的稅率降至9%。

        據悉,為了讓政策順利落地,中國鐵路總公司決定,同步對國鐵運輸的整車、零擔、集裝箱等貨物運價相應下浮,取消翻卸車作業服務費等6項雜費,降低貨車延期占用費等4項收費標準,主動將減稅降費效應傳遞給下游企業,預計每年向廣大貨主和企業讓利約60億元。

        增值稅改革分幾步走?如何給港航企業帶來利好?港航企業如何用好增值稅減稅新政?帶著這些疑問,記者采訪了有關專家和有關港航企業負責人。

        歷時8年 深化改革步步推進

        營業稅和增值稅,是我國兩大主體稅種。

        隨著發展的深入,人們發現,一個產品流轉過程越多,要重復繳納的營業稅也就越多。而增值稅只對“增值部分交稅”,對于大部分行業來說,增值稅所帶來的稅負,遠低于營業稅。

        “國家采取‘分階段’的方式,先局部再全國、分行業逐步將營業稅取消,本來在營業稅征收范圍的行業,全都轉為增值稅。”中南財經政法大學相關專家介紹。

        回顧改革歷程,交通運輸業是最早啟動營改增的行業。

        第一階段,從2012年1月1日,上海市針對交通運輸業和部分現代服務業啟動了營改增試點,拉開了部分行業營改增的序幕;2012年8月1日至12月1日,將這兩個行業試點分批擴大至北京等8個省市。

        第二階段,自2013年8月1日,交通運輸業和部分現代服務業的營改增試點全國蔓延,同時將廣播影視服務納入試點范圍;2014年,鐵路運輸業和郵政業在全國范圍實施營改增試點,至此交通運輸業已全部納入營改增范圍;2014年6月1日,電信業在全國范圍實施營改增試點。在此階段,部分行業營改增推廣至全國。

        第三階段,自2016年5月1日,全國范圍內全面推開營改增試點,試點范圍擴大到建筑業、房地產業、金融業、生活服務業,并將所有企業新增不動產所含增值稅納入抵扣范圍。實現了增值稅對貨物服務的全覆蓋,營業稅退出歷史舞臺。

        第四階段,自2017年7月1日,取消13%的稅率,四檔稅率簡并至三檔,原按13%征稅的與居民生活、農業生產、文化宣傳相關的23類貨物改按11%征稅,2017年11月19日,修改增值稅暫行條例,廢止營業稅暫行條例,以法規形式確定營改增試點成果。構建了更加公平、簡潔的增值稅制度。

        第五階段,自2018年5月1日,將制造業等行業的適用稅率由17%降至16%,交通運輸、建筑等行業適用稅率由11%降至10%。統一小規模納稅人標準,對符合條件的先進制造業和現代服務業企業退還期末留抵稅額;2019年4月1日,制造業增值稅率由16%降低至13%,運輸業10%的稅率降至9%。增值稅改革繼續深化。

        歷時8年,分五個階段,我國堅持減稅與完善稅制并重,逐步向現代增值稅制度邁進。

        企業獲益 資金騰挪空間增大

        營業稅改征增值稅最大的特點是減少重復征稅,可以促使社會形成更好的良性循環,有利于企業降低稅負。

        “從整體上來看,營業稅改增值稅有利于為企業減負。而深化增值稅改革是大勢所趨,相當于又給企業送上一份政策大禮包。”上述專家表示。

        “最直接的體會是現金流增加了。”一位業內人士告訴記者,企業增值稅稅率降低了,交稅少了,沉淀在企業的現金會有所增加。

        他給記者算了一筆經濟賬,假如某港航企業收入1000萬,各種成本600萬,為了便于理解,假定這些成本都可以取得增值稅進項稅額抵扣,稅率也都一樣,則稅負就是(1000—600)*9%=36萬。

        如果抵扣鏈條完整,所有的都可以抵扣,定價都是單純的銷售價格,不含增值稅,那么原來的稅負為(1000—600)*10%=40萬。

        可以直觀看到,增值稅降低了企業的稅負。

        大連海事大學交通運輸管理學院講師譚小芳告訴記者,在理想狀態下,由于增值稅稅率下降,購買價格可能顯著降低,貨主的購買能力相應地提升,從而使航運市場需求擴大。

        航運市場擴大,港航企業銷售增加,收入和成本同步增加。但由于稅率又降低了,假定所有的抵扣鏈條完整,這樣,港航企業就會開源節流。此外,銷售收入的增加幅度大于銷售成本的增加幅度,也會增加港航企業的毛利水平。

        由于稅率下降,銷項稅額和進項稅額同時下降。但是因為銷售量的增加,銷項稅額的下降數額與幅度均大于進項稅額的下降數額與幅度,導致稅金及附加稅的整體稅負下降,進一步增強了企業的盈利能力。同時,市場擴大帶來現金流入增加,稅負降低帶來現金流出減少。總體而言,企業的資金騰挪空間增大,資金使用成本降低。

       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專家認為,增值稅降低后,港航企業消耗的水電費、燃油費、維修費等也隨著下降,其可獲取的用于抵扣的稅額也相應減少,從而使總體可抵扣成本降低,企業的稅負率相應增加。他認為,從長遠的角度來看,對此類企業會帶來負面的影響。

        而譚小芳認為,盡管增值稅實施抵扣制度,運輸業鏈條也有很多環節不便于取得增值稅專用發票,抵扣鏈條并不完整,可能有些港航企業的實際稅負高于名義稅率。

        但如果稅率降低了,即使抵扣鏈條不完整,企業的增值稅也會降低,“這就是真正地給企業減負”。同時,增值稅降低后基數減小,相應地以增值稅為基礎的附加稅費也會降低。

        “對港航企業來說,增值稅稅率降低最直接的影響就是降低了企業稅費負擔,因為稅率降低,增值稅就肯定減少。”譚小芳說。

        用好政策 算成本“賬”結效益“果”

        專家表示,從理論上說,增值稅減稅新政必然會給港航企業帶來諸多利好。

        然而,結合實際情況,還需要考慮很多因素。

        “稅率降低有限,雖然有這個好處,企業的感受未必明顯。”譚小芳告訴記者,“這是一個復雜的經濟現象,例如抵扣鏈條是否完整、成本結構情況、定價能力等,都會對港航企業有影響。”

        她介紹,如果抵扣鏈條不完整,定價模式不同,就會有不同的結果。

        她進一步解釋道,定價模式指的是港航企業取得的成本合同價格模式,分為價外稅模式和價內稅模式。不同的定價模式,會直接影響到取得成本,如果是價內稅的合同價格,稅率下調合同價格會下調。如果是價外稅的合同價格,稅率下調一般合同價格會下調。這就意味著在不同定價模式下,不同的港航企業取得的成本就不同。

        而采用何種定價模式,又取決于港航企業在供應鏈上的談判能力。如果有談判優勢的企業,就可以約定合同價格不含稅。在這種情況下,稅率的變化是否產生影響,又取決于抵扣鏈條是否完整。

        “稅率降低和營改增不一樣,營改增有正負雙面影響。但是在統一實施增值稅征收模式下,稅率降低必然是積極影響,所以企業主要是考慮最大程度地利用好政策。”譚小芳說。

        對此,譚小芳建議港航企業分“三步走”——

        第一步,分析自己的抵扣鏈條。分析抵扣鏈條是否完整,從而判斷自己是否能享受到政策紅利。如果抵扣聯鏈條不完整,就要進行業務調整使之盡量完善,增加可抵扣項目。

        第二步,在上下游之間進行充分的溝通,分別針對自己的客戶和供應商采取適合的結算安排,實現進項稅額減少支出,銷項稅額增大流入。

        第三步,在主客觀環境既定的情況下,從長期規劃入手采取措施。比如調整自己的成本結構,改變企業內部的成本分布等。

        上一條:深刻理解IPv6規模部署在教育領域的意義
        下一條:微軟投資航運業人工智能公司Nautilus Labs
        關閉窗口
        快速通道
        專題網站
        五月伊人